免費下載3D列印面罩圖檔

我們知道到處都迫切需要。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與您分享我們使用3D列印生產的透明護目面罩的原因。

在此處下載STL文件

 

3D列印

 

材料清單:

●1個透明板

1個護罩

1個橡皮帶(或其他緊固件)
 

組裝說明:

通過將孔放置在遮陽板上的三個安裝點的頂部,將護罩連接到透明板上。逆時針旋轉透明板或順時針旋轉護罩,直到護罩就位。將橡皮帶安裝在透明板的背面。將透明板的後部放在頭部的後部,然後將透明板滑過頭頂,直到透明板的前部位於額頭上並且護罩遮住了臉部為止。

為了幫助提高清潔度並簡化運輸,我們建議您讓醫療提供者,醫療機構或該物品的用戶自行組裝。

 

小結:
 

透明板的設計符合標準的美式3孔打孔器(孔之間的間距為4.25英寸(10.795釐米)),這意味著您可以對任何透明的塑膠材料進行3孔打孔,並將其安裝在透明板上。

透明板還設計用於在具有PLA的製造商級列印機上工作,而無需移除支撐。

透明板背面的緊固件是標準的橡皮條,但是您應該能夠根據需要使用拉鍊,縫合線或其他類型的繩子來固定後端。

如何測量橡皮筋

工業橡皮筋

 

3D列印

 

如果有任何疑問或其他需求,歡迎加入我們的LINE官方帳號
或直接連絡普立得科技

     加入好友


 

全民防疫、人人有責,
讓我們一起共度難關。
天佑世界、天佑台灣,

普立得科技祝福各位朋友身體健康、一切順心。

 

 

 


揭秘新型冠狀病毒肺部感染病例

這個春節,湖北武漢等地發生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牽動著所有人的神經,國內乃至國際的醫學專家和科研人員正全力以赴地開展病毒研究和疫苗研製工作。

近日,全國首個新型冠狀病毒肺部感染病例3D模型成功建模並完成列印。

其依照感染者確診5天時的肺部病灶CT資料進行3D重建,由3D列印交付商-形優科技依託Stratasys J750印表機和PolyJet材料靈活調節肖氏硬度、透明度及色彩,逼真還原新型冠狀病毒肺部感染病例。在模型中,新型冠狀病毒的毛玻璃狀影像特徵得以清晰呈現,有助於醫學專家更直觀地進行病例實體分析和演繹。

3D列印

3D列印
新型冠狀病毒確診者肺部感染模型

 

廣州形優科技為Stratasys中國區合作夥伴,其總經理侯傑先生是一位在廣州工作生活的武漢人,今年由於疫情沒法回家過年,他在第一時間積極回應醫學研究需求,著手新型冠狀病毒及病例模型的製作。

此外,據最新消息稱,上海科技大學免疫化學研究所和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抗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聯合應急攻關團隊也已在第一時間公佈2019-nCoV冠狀病毒3CL水解酶(Mpro)的高分率晶體結構,供更多科技工作者,特別是藥物研發人員使用。

 3D列印

3D列印

3D列印
新型冠狀病毒模型

 

除首個肺部感染病例模型外,另有9個危重患者肺部實體模型、新型冠狀病毒模型、與SARS比對模型也在緊張建模和製作中,後續有望一併交付武漢和北京相關醫療機構,用於病例分析研究。

其實,這早已不是3D列印技術首次在醫學領域“大展拳腳”。增材製造技術的革新不僅説明醫生使用病患特異性模型規劃手術方案、提高手術效果,也通過模擬患者複雜的病理、教學和培訓醫生提高醫技,當然還有大量利用3D列印製作的早期測試醫療設備、説明優化生產設計。

StratasysJ750™數字解剖3D印表機為例,它是一款專供醫療保健專業人員使用的3D列印設備。

其結合材料和軟體製作的人體解剖結構,對骨骼和組織的類比可達到非常逼真的效果,已頻繁為眾多醫學挑戰量身定制合適的解決方案。用這款列印機制作的醫學模型,可以逐圖元地複製出人體真實解剖結構,並類比其整體感覺、回彈能力和生物力學。譬如國內首創的椎間孔鏡手術訓練模型、包含先天性缺陷的心臟模型、青少年血管纖維瘤(JNA)模型等均出自J750之“手”。

3D列印

我們堅信,隨著增材製造技術的不斷發展,必將為醫學領域和醫療行業帶來更多顛覆性的革新。以Stratasys引領的3D列印也將繼續深入與醫療行業的合作,為更多醫生和科研人員提供更現實、無風險的實驗研究環境。也希望此次的武漢疫情能夠儘快得到控制,及時挽救和保障更多病患的生命健康!

 

歡迎聯繫我們,或繼續在普立得官網獲取更多資訊吧!


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2020131日,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式宣佈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達到PHEIC(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是世衛組織對國際疫情的最高級警報,過去十幾年僅僅發佈過5次,很多著名的大規模傳染病事件都沒有列入其中。)級別。同時特別強調:中國政府抗擊疫情的努力和及時反應。他說,這一宣佈不是對中國的不信任,而是擔心疫情在衛生條件沒有這麼好的國家擴散;並不建議採取禁運等停止交通運輸的手段,呼籲各國共用資料、知識和經驗戰勝疫情。

 3D列印

經過最近幾年的快速發展,憑藉著高性價比優勢,Made in China 3D印表機已經走向了全球,特別是桌面消費級的FDMLCD/SLA/DLP3D印表機,佔據了全球市場非常大的市場份額;而且其主要客戶(不少廠商的國外出貨量占總量的80%以上)也在國外。例如2019年深圳創想三維的3D印表機,出貨量超過50萬台,其中90%以上都是出口。除了消費級3D印表機,國內大量的工業級3D印表機(包括金屬3D印表機和工業級SLA 3D印表機)廠商,例如鉑力特、華曙高科、漢邦科技、聯泰科技等也開始把眼光放到國外市場,作為重要的增長點。

 3D列印
國內某光固化3D列印機工廠,密密麻麻的設備堆滿貨架


前面有貿易戰,使得中國對美國出口的3D列印產品關稅大幅提高,部分企業受到不良影響。而現在世界衛生組織將中國疫情升級定性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國的3D列印產品出口將受到多大的影響呢?

PHEIC只是警報機制,用以預警其他國家加強防控,發佈後有效期為3個月,可根據疫情發展,隨時撤銷或修改;官方根本沒有疫區國這一說。雖有一定國際影響,但不全負面,例如宣佈為PHEIC有利於獲得外部援助。對於中國外貿貨物出口、海運物流和對外交流,可能產生不良影響。有人擔心這會不會導致“中國生產的很多出口產品出口時受到限制,甚至被禁止”。但WHO明確表示,“不建議採取禁運等停止交通運輸的手段”。

作為對比,同樣被列入PHEIC的源於墨西哥發展到美國乃至全球的豬流感事件:從2009412日至2010410日,美國估計發生大約6000萬例感染,近30萬例住院治療和1萬多例死亡。但美國的產品出口,受到的影響似乎不大。

即使中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達到PHEIC級別,但中國3D列印產品高性價不變,依然具有很大的吸引力。但可能在運輸、報關等環節上麻煩一些。

實際上,對經濟、對3D列印行業影響最大的是疫情本身,而不是WHO是否把中國列為疫情國家,關鍵還是要儘快遏制疫情。一旦疫情緩解,各種問題就迎刃而解。

3D列印

那麼我們3D列印行業可以為解決這次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做些什麼呢?前段時間,南極熊發起“提供幫助:3D列印新型冠狀病毒模型”,希望便於醫生和科學家更加直觀對其進行研究。例如有人提出一種設想,“3D列印病毒的蛋白結構件,變成可自由搭建的積木,便於拆開組合進行研究”。也有人已經3D列印了新型冠狀病毒肺部感染病例,供給醫生研究交流。雖然不確定這些工作是否會帶來多大的幫助,但有人在為之努力,為之提供可能的幫助。

 

文章轉載自南极熊3D打印

 

歡迎聯繫我們,或繼續在普立得官網獲取更多資訊吧!

 


打贏疫情防控戰

2020新年伊始,一場源自武漢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全國蔓延,讓各地先後啟動一級回應。

疫情當前,全球科研力量正加緊病毒檢測和疫苗研發。同時隨著疫情的擴散,多地醫用口罩、護目鏡、防護服等醫療物資告急。在控制人員流動、關閉線下人群聚集場所、延長春節假期推遲復工等緊急措施下,馳援武漢的行動似乎變得越發艱難。

3D列印

此時3D列印作為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開始迅速發揮作用:

快速完成新型冠狀病毒高分率晶體結構和肺部感染病例模型的列印,積極回應醫學研究需要

在短短一周時間內實現醫用護目鏡從零研製到定型生產的全過程,並將首批3D列印產品送往抗疫一線。

3D列印

憑藉線上化、無人化、個性化等有別于傳統製造業的特性,3D列印技術有望在這場嚴峻的考驗中擔當起重要角色。

那麼被譽為“具有工業革命意義”的增材製造技術又有哪些值得發掘的亮點和優勢呢?

 

線上化:加速生產週期

身處互聯網+的時代,3D列印早已與互聯網技術創新融合。它作為一種基於數位模型的列印技術,只要把數位模型需求發送給3D列印服務商,即可線上完成建模並準時交付列印模型。在疫情的特殊時期,不用面對面便可實現線上化生產,確保生產“不打烊”的同時,也最大限度地降低了因接觸可能引發的病毒傳播。

3D列印

此外,線上化也使得3D列印的建模的反覆運算週期從數月減少至幾天,甚至不少設計師前一天設定好設計檔,第二天就能拿到列印成品。Stratasys的FDM 3D製造系統具備雲端連接的特性,專為穩定和可重複的規模化生產而打造,是一種連續不間斷生產高品質零件的全新增材製造方式。它沒有停機時間,僅需很少的操作干預,便可輕鬆擴展產能,實現無限長度列印。

 

無人化:無懼人員緊缺

3D列印技術具有一次性成型的優勢,能大幅降低額外的人力組裝需求,甚至做到無需額外的人力進行組裝。疫情肆虐期間,不少製造企業因員工無法按期返工而幾近停擺,3D列印技術的運用則有效節省了勞動力、節約交通成本,實現少人化生產。

3D列印

此外,與傳統加工工藝相比,3D列印能夠製造出更加複雜、功能性更強的零部件,且所用材料更加環保和輕量化。在目前物流運輸還未完全恢復的情況下,3D列印的靈活優勢得以進一步凸顯,可在當地進行小批量生產、滿足最急迫的使用需求。

 

個性化:供應鏈重置

如今,越來越多的企業將3D列印技術納入現有的供應鏈中,客戶和消費者因此也能成為產品設計師。

尤其是在生物醫藥領域,患者個體差異很大,3D列印技術可以根據醫療掃描和成像資料在不增加成本的前提下為患者量身打造定制化產品,這是傳統製造工藝難以企及和比擬的特性。而在疫情期間,如外地患者的會診就可通過3D列印模擬組織為手術提供遠端指導,實現精准醫治。

3D列印

 

Stratasys專門成立的醫療解決方案組(Medical Solutions Group)就為這一3D列印技術參與最多的領域裝備了最強的力量。其領導團隊在醫療範疇的相關經歷超過50年,致力於通過列印術前使用的3D臟器模型、個性化的假肢、矯形器等提升手術成功率、降低併發症風險以改善治療康復水準。

此外在日常消費品和電子產品領域,3D列印技術也被廣泛應用于個性化的智慧手機、平板電腦、電動剃刀等。

儘管增材製造(3D列印)技術還是一個非常年輕的產業,但毋庸置疑的是,在疫情影響下,相關產業將更多地利用這種新興技術賦能傳統製造業升級轉型,未來也必將成為製造業的創新引擎和動力源泉。
 

聯繫我們,或繼續在普立得官網獲取更多資訊吧!


理工大學實驗室3D列印面罩

3D列印

理大創建了最初的800個面罩,但當地製造商將負責未來的供應。
 

一所香港大學正在使用新技術帶頭努力,向該市的醫院工作人員運送數千面罩,以爭取他們遏制 冠狀病毒爆發。

理工學院的負責人週一說,理工大學的3D列印實驗室設計並幫助生產了透明的覆蓋物,醫生和護士可以穿戴這些透明的覆蓋物,以保護自己免受可能感染的體液的侵害。

與當地製造商合作,它將在週二向醫院管理局交付10,000個面罩,預計到3月底每天將生產30,000個。

該大學的工程學院院長,負責實驗室的Man Hau-chung說:“ PolyU正在向行業轉讓技術,並為行業提供幫助,以幫助醫院管理局和社會。”

3D列印

理大的文厚忠和亞歷山大·韋在週一展示了3D列印的盾牌。
 

“最重要的是要在香港生產,而且我們可以擁有自己的充足供應。”

面罩由3D列印的框架組成,該框架抵靠在額頭上,並保持覆蓋整個面部的塑膠片。一次性防護罩可以戴在醫生和護士已經戴過的外科口罩上。

該大學負責研究發展的副院長魏平剛說,醫院管理局於2月初與理大聯繫,以幫助生產面罩。

 

在過去的兩個星期中,從清晨到午夜,六名技術人員已經照顧了30家列印機,這些列印機負責製造相框並將相框固定在塑膠蓋上。

 

實驗室在不到一周的時間內設計,測試並批准了最終產品。

“面罩的製造非常簡單,”魏說。

印刷實驗室的工程經理Sidney Wong Wing-fai表示,儘管響應速度很快,但即使根據根據嘗試過的醫生的幾次修改對設計進行了多次更改,仍然要生產框架。

Wong說:“我們之前曾與醫院合作生產用於培訓目的的設備,但從未提供過實用的設備。”

該大學說,雖然理大創建了最初的800個面罩,但當地製造商將負責將來的供應。

 

生產來 由於香港面臨急需物資的短缺,包括手術口罩,隨著冠狀病毒繼續傳播。截至週一下午,該市有79例確診為Covid-19的疾病病例,其中2例死亡。

醫院管理局發言人卡爾文·歐(Calvin Au)週二表示,它仍然有45萬個面部防護罩庫存,但拒絕評論它們將花費政府多少費用。

當局在2月初估計,其醫務人員僅剩一個月的口罩供應。


文章來源:
SCMP

瞭解更多Stratasys 在各行業中的應用案例

歡迎聯繫我們,或繼續在普立得官網獲取更多資訊吧!

 


法國3D列印公司抗拒Covid-19

3D列印

當健康危機影響到全世界時,所有公民都會動員起來:您不會錯過“留在家裡”的主題標籤或在我們的領土各處部署的團結行動。增材製造行業也不例外。許多法國市場參與者呼籲建立社交網絡,使他們的機器可用,他們的建模技能或團隊能夠支持醫療設備的生產,並幫助缺少口罩的醫療人員,手套,長袍或呼吸器閥門。

作為媒體,對我們而言,轉播這些出版物似乎是至關重要的,以顯示出每天為對抗Covid-19而創造的所有團結。我們當然還沒有看到所有內容,所以請不要猶豫在文章評論中提供您的詳細資訊,並與您的整個網絡共用該文章!因為3D列印可以提供幫助!我們本週早些時候用這些3D列印閥門看到了它,現在已經挽救了數百條生命。項目不止於此。人們可以完全構思出其他STL檔來幫助擁擠的醫院,過度勞累的醫生以及醫療材料的短缺,但這對於對抗這種病毒至關重要。

3D列印

法國公司站在一起

率先涉足這一領域的公司是擁有大量機器的3D列印服務,目前大多數時間都已停止使用。那麼為什麼不旋轉它們來製作對患者住院有用的碎片呢?其中,我們可以引用提供幫助的Silex3D Print以及ERPRO集團,TH Industries,Gryp3D,MK3D或BombyxProd。該3D啟動醫療Bone3D還提出可在巴黎醫院和郊區Stratasys公司3D列印機。HAVA3D集團已開放其陳列室,以便用戶可以從12Ultimaker S5,標記為2和表格3。總部位於巴約訥的Lynxter製造商借助其FDM機器,可以同時對有機矽,PLA,ABS,PETG,PC,PA,PP,TPU進行3D列印請求。最終,Med In Town使兩台EOS的SLS Formiga P110 機器可以訪問,而Accante的25台FDM機器也可以使用。許多免費的3D列印技術可免費使用以快速響應這種緊急情況:HP Multi Jet Fusion,PolyJet,熔融材料的沉積等。

增材製造業也需要建模專家!因為如果設備可用,則必須確保整個設計部分:一些工業設計師已經提出生產STL檔,尤其是在3Dnatives社區內。

3D列印

醫療行業標準件

當涉及到醫療增材製造時,在標準,生物相容性,患者安全性和健康性方面肯定會存在疑問。如今,已經有幾種3D列印材料被設計用於製造旨在與皮膚接觸的醫療設備或部件(尼龍例如)。顯然,鑑於當前的情況,提供幫助的3D列印公司如果沒有醫院,衛生專業人員的事先許可,將一事無成-不用說,優先事項3D列印可以應對特定的短缺。但是,在其他國家/地區已經創建的大多數作品似乎在這種特定情況下是有效的。因此,讓我們動員起來!

您是否有3D列印機可用於對抗Covid-19?3D列印或3D建模方面的技能?不要猶豫,在文章的評論中或與3Dnatives論壇的成員分享您的聯繫方式和意見。在我們的YouTube頻道上找到我們所有的視頻,   或者在Facebook  或  Twitter上關注我們   !

 

文章來源:3D Natives

瞭解更多Stratasys 在各行業中的應用案例

歡迎聯繫我們,或繼續在普立得官網獲取更多資訊吧!